登录 新用户注册

【材缘秀才】翟惟隆:践古出新为一快


[ 关闭本页 ] 2020年01月14日

材 缘 


  传统艺术是贯通古今的文化基因,是联结亿万国民的情感纽带。春节临近,万千游子已归心似箭。辛苦奔波了一年,最治愈的莫过于回家与亲人团聚,享传统美食之味,听丝竹管弦之声,陪家人们听戏、下棋,看长辈们在大红纸上用毛笔写福字和春联……

  在春节前的最后一期,小编带大家回归传统,欣赏一组“无言的诗,无形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看翟惟隆老师是如何传承古人书法技艺并形成自己独特风格的。

(王天恒)


人物:翟惟隆 


  翟惟隆,东南大学建筑学学士、硕士,南京长江都市建筑设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建筑师,南京建邺区美术书法家协会理事。


秀才:书法、刻印 


践古出新为一快


  我自幼喜爱写字画画,当年报考南京工学院建筑系,就因为我们那届需要加试美术,想来以后的工作一定和画画有关。

  小学开始接触了书法,直到中学的假期里,写字画画都是计划中的内容。大学期间外出参观实习,速写本是必带的,如同今日之手机。
  工作后业余时间少了,只能忍痛放弃了书法,但兴趣不减。1992年《时代建筑》杂志办了一次全国论文竞赛,我以书法与建筑为题材,凑了篇文章寄去,还捞了个奖。不写字了,画画还在继续,从钢笔画到水彩效果图,再到喷笔、马克笔效果图;也在《建筑画》杂志发表过作品和文章;上世纪90年代末还出了本书,根据自己的创作实践介绍马克笔技法。此后,建筑画被电脑垄断,也就不再动手画画,但又不甘放弃书画,于是从2011年开始,重拾书法。
  写字的路有两条:或是任笔为体,信马由缰,抛开法度和经典,但求自我的书写乐趣;或是深入传统,遍访前贤,溯古人之经典,汲古人之神髓,化数千年精华于我笔下。重拾书法之际,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历代大师的经典宝库不为我所用,岂不可惜!
  于是静下心来,先花几年时间认真临帖,这正是以前欠下的功课。仍从偏爱的隶书入手,各个汉碑深度临写。都说篆隶笔法简单,深入其中后发现:汉碑笔法远比想象的丰富!因此数年来,一个模糊的想法逐渐清晰起来:我要写有笔法的隶书——既有汉碑的古拙率性,又有笔法的精到入微。此后的时间里,也一直在向这个目标努力。
  行书也同样不吝临帖的时间,学一个对象,定把笔法学透!遍学诸家,各个击破,因为书法离不开笔法和传承。
  于是,隶书尊碑,行书尚帖,碑帖相映,不亦乐乎?
  东坡有言:“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一快也”。不践古人,即不重复古人,乃指书写而言,但学书之际,则必践古人,东坡书出颜鲁公,然学而能变,自成面貌。遂以“践古出新为一快”作本文标题,也借以告诫自己:学书定要践古,创作必须出新。倘能如此,实为快事!
  书径漫长,幸在目标已立,只待时日;今朝向前多走一步,也是胜于昨天了。
  一点学书杂感,与诸位道友共之。

 (翟惟隆)


书法

▲《水浒传》摘录(局部)-行书▲《水浒传》摘录(局部)-行书

▲“字取菸留”联-隶书-四尺整张▲“字取菸留”联-隶书-四尺整张

▲“忆王孙”团扇-隶书▲“忆王孙”团扇-隶书

▲【南朝】虞龢《论书表》摘录-隶书-800x1800▲【南朝】虞龢《论书表》摘录-隶书-800x1800

▲“山随画活,云为诗留”扇面-隶书▲“山随画活,云为诗留”扇面-隶书

​▲【宋】辛弃疾《一剪梅》斗方-行书-330x330​▲【宋】辛弃疾《一剪梅》斗方-行书-330x330


▲【宋】柳永《西江月》-行书-330x330▲【宋】柳永《西江月》-行书-330x330

▲“意造”斗方-隶书-600x600▲“意造”斗方-隶书-600x600

▲【宋】王安石《北山》《钟山即事》二首-隶书-四尺整张▲【宋】王安石《北山》《钟山即事》二首-隶书-四尺整张


​▲【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行书-200x390​▲【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行书-200x390

▲自作诗一首《临池杂记》-隶书-600x1600▲自作诗一首《临池杂记》-隶书-600x1600

▲临【宋】米芾《蜀素帖》(局部1)-行书-230x350▲临【宋】米芾《蜀素帖》(局部1)-行书-230x350

▲临【宋】米芾《蜀素帖》(局部2)-行书-230x350▲临【宋】米芾《蜀素帖》(局部2)-行书-230x350

▲“雁阵惊寒”斗方-隶书-500x500▲“雁阵惊寒”斗方-隶书-500x500

刻印

▲铿锵金石-20x20▲铿锵金石-20x20


▲半山书室主人-30×30▲半山书室主人-30×30

▲惟隆之印-20×20▲惟隆之印-20×20

▲诗酒趁年华-18×30▲诗酒趁年华-18×30

▲飞花-13×30▲飞花-13×30

▲我书意造本无法-40×40▲我书意造本无法-40×40


(图文资料提供:翟惟隆)


(本文作者:王天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