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新用户注册

【材缘秀才】叶耀先:准备好做现代社会人


[ 关闭本页 ] 2018年12月14日


  美国电影《暮光之城》中有这样的台词: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

Sun, Moon and You.

Sun for morning, Moon for night,

and You forever.

  有人曾对这两句台词贡献了一则绝妙的翻译,引来网络一片盛赞: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

日,月与卿。

日为朝,月为暮,

卿为朝朝暮暮。

  叶耀先先生喜好翻译外文书籍,看到这则翻译后对其赞赏有加,并将其分享给我们,共同领略它的信达雅。小编是在一场行业年会上认识叶老的,他与众不同的讲座让人印象深刻。在进入正题之前,他朗诵了一首由自己翻译的英文诗,是德裔美国作家Samuel Ullman(塞缪尔·乌尔曼)的YOUTH(《青春》),通过这首诗,他表达了自己达观向上、斗志昂扬的年轻心态。当时他已年过七旬,但他身上所焕发出的青春光芒,让年轻人都为之振奋。

  叶老的年轻心态体现在很多方面:他熟悉智能手机各类应用并熟练操作,他讲座用的PPT都是自己制作;他是“搜索引擎”式的学者,思维敏捷,知无不言,分析问题鞭辟入里,使人顿开茅塞;他熟知国内外最前沿的科技动态和研究结论,常对我们的思维定势提出质疑,并提供足以支撑全新观点的数据和事实;他不仅有贯通中西的广博学识,还有过人的语言能力,英语沟通无障碍,访问三十多个国家,常常出席国际会议;他年轻时曾留学苏联,说一口地道的俄语,可以毫不费力地发出俄语中那个极难发出的颤音。当被问到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做如此多的事情,他轻轻一笑,讲述了他年轻时骑自行车都要背单词的故事。

  叶老曾出版过一部图书《准备好做现代社会人》,读者面向广大青年人和心态年轻的中老年人,分析世界发展趋势和现代中国社会,阐述现代社会人需要具备的素质和技艺。今天小编特意从书中选了一段叶老少年时期清苦的生活,讲述了他是如何从一位农民之子逐渐成长为登上国际舞台的著名学者的,让读者从中受到鼓舞与启发。在叶老眼里,世间没有难事,精神永不衰老,人无论年龄大小,都要勤奋乐观,坚持努力,终有一天会得到这个世界丰厚的馈赠。(王天恒)

人物:叶耀先  

  叶耀先,主要从事地震防灾减灾、可持续建筑和可持续城镇化研究;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顾问总工程师,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理事,房地产估价师,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师,秘鲁工程师学会名誉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曾在前苏联列宁格勒工学院学习1年,北京大学数力系进修两年;是国家减灾委员会专家,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防灾减灾专家委员会委员,民政部、教育部减灾与应急管理研究院(设在北京师范大学)特聘客座教授。

  曾任国家建委抗震办公室副主任,城乡建设与环境保护部设计局副局长,中国建筑技术研究院院长,国家住宅与居住环境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建筑学会和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土木工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地震学会常务理事,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灾害管理中心国际顾问,联合国救灾署国际专家组成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咨询顾问,日本京都大学客座教授。

  承担过国内外十多个重大科研项目,多次应邀出席国际会议并做主题报告和宣读论文,同美国斯坦福大学和加州伯克利大学开展过合作研究;曾获中国科学院和住房城乡建设部科技进步奖;在国内外发表论文百余篇,编著译中、英文书籍11部。

 秀才:翻译、著书立说  

  年轻人的含义可以比较宽泛,主要根据人的心态来界定。一个人,如果保持猎奇心理,有渴求知识的童心,勇于追求,敢冒风险,也就是具有青春心态,即使已经60岁,甚至80岁,还可以视为年轻人。一个人,如果丢掉理想,丧失热情,忧愁畏惧,身心屈服,万念俱灰,即使是20岁,就已经老了,也难算上年轻人。(叶耀先)

YOUTH

青 春

By Samuel Ullman

塞缪尔·乌尔曼/ 文

叶耀先/译

Youth is not a time of life.

 It is a state of mind.

青春并不是人生的某一个阶段,

而是一种心态;

It is not a matter of rosy cheeks,

 red lips and supple knees.

青春并不表现在瑰丽的脸庞, 

红润的嘴唇和柔顺的双膝,

It is a matter of the will,

a quality of the imagination,

a vigor of the emotions.

而是意志的表现,

想象的才能,情感的活力。

It is the freshness of the deep springs of life.

青春实质是心灵的朝气。

Youth means a temperamental predominance

 of courage over timidity of the appetite,

for adventure over the love of ease.

青春意味着一种夺人的气质:

勇于追求,敢冒风险。

 This often exists in a man of 60

more than a boy of 20.

这种气质多见于60岁的长者,

而少见于20岁的年轻人。

Nobody grows old merely by a number of years.

没有人仅仅因为年华而变老,

We grow old by deserting our ideals.

我们衰老是因为丢弃了自己的理想。

Years may wrinkle the skin,

but to give up enthusiasm wrinkles the soul.

岁月可使容颜改观,

丧失热情则会使心灵遭损。

 Worry, fear,self-distrust bows the heart

and turns the spirit back to dust.

忧愁、畏惧、自我怀疑

会使身心屈服,万念俱灰。

Whether 60 or 16,

there is in every human being’s heart

 the lure of wonder,

每一个人,无论是60还是16,

都有猎奇心理,

the unfailing childlike appetite of

what’s next and the joy of the game of living.

都有永不泯灭的渴求知识的童心,

都有生存竞争的喜悦。

 In the center of your heart

and my heart there is a wireless station:

在你我心灵的深处,

都有一个无线电台,

so long as it receives messages of

beauty, hope, cheer, courage

and power from men and from the Infinite,

只要它收到来自人类和上苍的有关

美丽、期望、欢呼、勇气和力量的信息,

so long are you young.

青春就会永驻于斯人。

When the aerials are down,

当天线下落时,

and your spirit is covered with snows of cynicism

and the ice of pessimism,

你的心灵就会被玩世不恭的积雪

和悲观厌世的冰霜所覆盖。

then you are grown old,

even at 20,

于是,你就会变得衰老,虽然你才20岁。

but as long as your aerials are up,

 to catch waves of optimism,

但是,只要你的天线升起,

去捕捉那乐观的电波,

there is hope you may die young at 80.  

你就有希望一直活到80岁,

而仍旧保持年轻。

我家祖祖辈辈,除了父亲,都是目不识丁的农民

  我祖母是农民,人长得很漂亮。虽然是文盲,但却很聪敏,很有智慧,坚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一心要让子女念书。父亲五岁,祖父就离开了人世。祖母一直没有再嫁。凭着她的信念,送父亲念了师范学校,成为一名小学教师。记得小时候,祖母给我和弟弟讲了很多有趣的奋斗成才的故事。我非常佩服她。四年私塾念完以后,村里就没有地方念书了,祖母就带着我和比我小一岁多的弟弟到离村子15华里的龙潭镇小学读书。我们三个人,挤在不到10平方米的一间厢房里,房子是向开布店的张老板租的。祖母白天为我们做饭、洗衣服,晚上给我们讲故事。张老板的女儿张秀荣,高中毕业,有大家闺秀气质,祖母教我喊她姑姑。因为我刚从私塾转过来,对做作文很不适应,我常常把老师出的作文题目告诉姑姑,她一边做饭,一边口述,我就记录下来,经过反思、整理成文后,交给老师,常常受到老师的夸奖。我每次都要反问自己,这篇作文,姑姑这样写,要是我会怎么写?她为什么这样开头?这样结尾?从这些反问和思考里,我学到了做作文的技巧。以后,我自己做,同样得到老师的好评。老师还经常在班上把我的作文念给同学们听。在龙潭镇两年的小学生活结束以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姑姑,但她系着围裙,站在灶台前,一边拿着锅铲炒菜,一边对我口述作文的情景,宛如昨天。我很感激她对我写作的启蒙教育。

  我父亲写得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在家经常自拉自唱京剧。对我们很严,我很怕他。记得有一次,私塾先生因事外出,请我父亲代课。到背书的时候,父亲叫我去,我死也不肯到他面前背书,结果他狠狠地打了我一顿。至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肯到他面前背书。现在细想起来,很可能是青少年的逆反心理吧。

  我母亲是农民,虽然也是文盲,智慧不及祖母,但却非常勤劳,任劳任怨,特别疼爱子女,生了11个孩子,堪称贤妻良母。由于家里穷,养不起或者没有钱看病,四个孩子在生下后不久或未成年就夭折了。母亲做饭时,我们特别愿意围在她的身边,因为一个菜刚炒好,她就会夹上一筷子,送到我们的嘴里,解了我们的嘴馋。暑假回家干农活,中间从田里回家休息,母亲就会把她摊的薄饼,放在芭蕉扇上,递到我们的面前。我们家里穿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虽然衣服上有补丁,但母亲却洗得很干净,并不显得很破旧。

  祖母、父亲和母亲对我的最大影响是,他们使我明白:人必须有知识,有本事,勤劳奋斗,关爱他人,靠本事吃饭。

  1947年夏天,我从龙潭小学毕业,时年12岁。当时的龙潭镇,只有小学,没有中学。要想继续上学,就得到南京市去。那时,没有统一招生考试,各个中学都是自行招生,录取的学生,名字登在当地的报纸上。我被南京市立第二中学录取。学校的初中部在鼓楼,高中部位于中央门内筹市口的一个小山坡上。后来,初中部从鼓楼搬到筹市口,同高中部在一起。因为家里穷,交不起伙食费,只好和同班走读的同学合伙,我们每人各交一半钱,他吃中饭,我吃早饭和晚饭,过着一天两顿饭的生活。还是因为家里穷,买不起衣服。裤子只有一条夹裤,天冷了,就往裤子里面絮棉花,天热了,就把棉花拿出来。衬衫的肩膀头破了,害怕见到班上的女同学。直到拍初中毕业照,才穿上一件新衬衫。体育活动不敢参与,因为衣服汗湿了,没有换的。有一年夏天,我的小腿上生满了疮,没有钱看病,只好按祖母的绝招,用盐水洗。每次都疼痛难熬,长出的疮疤到现在还留在小腿上。学校有学生集体宿舍,但是像我这样的农村穷孩子,既没有钱,又没有势,是不可能住进去的。于是,我们四个同学只好在离开学校2公里的中央门外租了一间低矮的小阁楼,面积不到10平方米。楼板上铺满了稻草。晚上四个人先后从狭窄的小楼梯爬上去,只能躺下睡觉,不能站起来。小阁楼不能写作业,我们只好在学校上完晚自习以后回去住。雨天路滑,没有路灯,一不小心就会滑倒。途中要路过军事设施,有士兵站岗。有时,哨兵对我们大声喊叫:“口令!不许动!”很吓人。在告知是市立二中的学生回宿舍,才允许我们通行。南京离开龙潭镇60公里,下车要走15华里才能到家。回家乘火车很拥挤,有时车门关不上,只能站在上车的踏板上,双手抱着上车的把手。冬天,下车时,双手被寒风吹得都快麻木了,但回家的热情还是战胜了寒冷。

  古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按古时候的说法是:现在吃得苦,以后就会有地位,过着高人一等的日子,吃尽了苦头,才有可能成为上等人。现在的解释则是:只有艰苦奋斗,付出辛勤的劳动,才能取得成功。其实这是告诉我们,艰苦的环境能够磨练一个人。正如孟子在《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中所说的:“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我12岁独自离家到城里上学,这在当今社会是很难想象的。但是,这段人生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却是异常宝贵的,它给了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和力量。(本文资料提供:叶耀先)

参考文献

[1]叶耀先.准备好做现代社会人[M].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4.

[2]叶耀先.青春[N].中国建设报.1993.10.7.

(本文作者:王天恒)